第1223章 结局之心遥篇2

寸寸金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心遥没有料到的是,这小角落中真的是一条暗道,而且是条废弃的暗道,从暗道中的灰尘可以看出,应该很久没有人来走过了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吴印叔叔所说,他们以前常走的那几条暗道呢?”

    心遥喃喃,内心莫明的有些兴奋,虽然她也不知道在兴奋什么,此时更让她好奇的是,这条暗道会通向哪?

    她今天进入暗道的举动在一个姑娘家来说已经是很危险的事,大娘要是知道必定会训她,心遥知道自己不该再往前走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双手双脚就是不听她使唤,莫明的冲动想去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心遥一步一步迈出去。

    虽说是暗道,但外面的光线还是能透过碎碎的枝叶落进来,因此并不阴暗,暗道有了几个弯头,也不知道是转到哪里的,心遥不敢走远,算计了下方位,就在她偏殿的周围慢慢的走,直到看到尽头处有个小门,眼晴一亮。

    虽有几分不安,更多的却是激荡,心遥想着自己血液里也是遗传了母亲的勇敢的,缓缓推开门,一丝亮光透了出来,竟然还有人住在这里,门后是一个小小只能容纳一人的空间,以木头隔离着,每个木头都有不同的缝隙,可以清楚的看到各个角落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心遥晃然,她的偏殿里也有这么一个墙面,没人会在意这个墙面,因为它本身就是一堵墙,所以她现在是在墙里面呀?

    这个大殿看着挺华丽的,想来应该是另一个偏殿了,心遥也不是真的要偷看,转身要离去时,殿内的声音传来:“太后娘娘,皇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心遥倒抽了口气,她竟然是来到了太后的寝宫吗?

    太后这里她自然是来过,但并未进寝殿,因此没认出来,略有些不太好意思,她现在这样岂不是在偷窥人家母子?

    还是赶紧离开为好。

    “你身为皇帝,当真没有杀萧真和韩子然之心?

    哀家不信。

    他们护你上了皇位,但其背后的情报网和军力却并没有展露在我们眼前,这样的人,你会不忌惮?

    呵,”任太后冰冷的声音一字一字的传入心遥的耳朵里:“你只是现在没有这个力量而已,一旦你有了能制压甚至是杀他们的实力,润儿啊,你会比你父亲更加的残忍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母后把陆心遥做为皇后人选,也是想以她为人质,好让两位师傅心里有所顾忌?”

    皇帝的声音不再是那个温和的,而是阴冷且不耐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

    这既是抬举他们,也是压制他们。

    再到时机成熟,杀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年,母后和师傅两人相处得跟家人似的,现在却说出这翻话来,可真是残忍。”

    皇帝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吗?”

    皇帝并没有正面回答,只道:“师傅不会让她女儿进宫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想,自然有人想,我要是跟韩家大嫂透露出这个意思,她必然视为天大的恩赐,萧真和韩子然又那般敬重这个大嫂,也定是拗不过的。

    不过你要答应母后,一旦陆心遥进了宫,绝不可对他动真心。”

    “真心?”

    皇帝冷笑一声,不过那陆心遥是唯一看到过他真面目的人,这几次去韩家,她都避他避得干干净净,她要避,他偏就要把她找出来。

    暗道中的心遥听出了一身的冷汗,她没敢再听下去,以最快的速度从原路返回了偏殿,父母待皇上如同亲子,对太后也视同家人一般,可没想到太后与皇上竟然存了要杀他们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在偏殿内坐了整整一夜。

    第二天,宫女进来禀说她的大娘来接她回宫了,这会正在向大后请安,心遥猛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宫女见她面色有些苍白,关心的问:“心遥姑娘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心遥赶紧出了偏殿朝太后宫跑去,这才到太后宫门口,就见大娘一脸喜气从宫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还没等韩家大嫂开口,遥儿就紧声问道:“大娘,太后娘娘可是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当然是夸你啊,噢,太后娘娘说今早你不用去请安了,直接出宫就好。”

    韩家大嫂开心的说。

    心遥心中疑惑,只是说了这些吗?

    但要是太后还说了别的,大娘是不可能不说的。

    回到了家,一切好似跟往常没什么不同,她又回到了以前平平淡淡的生活。

    入冬的时候,心遥跟着喜丫婶做了一些糕点,想去给大娘品尝一下她的手艺,进屋时听到了父母与大娘的话。

    “大嫂,我和子然在奇怪,皇上与遥儿也就幼时见过,怎么突然就相中了遥儿?

    而且,我们都没这个想法啊。”

    母亲在问。

    “不行,趁着诏书还没公告天下,我得进趟皇宫。

    遥儿就算要进宫,也不该是这样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父亲的声音总是清清冷冷的,今天却带了情绪。

    “是我跟太后提的。”

    大娘的一脸激动的说:“没想到大后很快就答案了,可见太后对咱们遥儿也是极为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,先前不是说了吗?

    我和子然都不赞同遥儿进宫。”

    “遥儿能做皇后,那是遥儿的福气。

    再说,太后都答应了,皇上也下了诏,可见对遥儿是满意的。

    这是遥儿天大的福份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不行,我待会进宫一趟。”

    父亲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严厉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?

    为何遥儿就不能做皇后啊?”

    “大嫂,我和子然都希望遥儿与他的另一半,是会像心悠与楼禹一样,相互喜欢才在一起。

    皇上和遥儿对彼此并不了解。”

    心遥拿着糕点又回到了自己的院子,父亲和母亲是不赞同她进宫的,她也不喜欢进宫,可如果太后已经下了口 谕,那么她定是得进宫的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心遥来到了吴印叔的院子里,她知道这个时候吴印叔肯定是和赵介叔坐在院子里喝茶,果然,他们都在。

    “遥儿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吴印看着如亲生女儿般的心遥,挥手她让坐到旁边来,也给她倒上了茶。

    “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赵介问,心遥这丫头不像别的孩子那样活泼好动,安静的很,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主动来找他们。

    “吴叔,赵叔,我最近在看一些史书,史书中说功高盖主容易遭遇到帝王的猜忌,我知道爹和娘都在帮着皇上,那爹娘会不会很危险?”

    陆心遥轻问,这种话她不能问爹娘,怕被他们察觉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吴印哈哈一笑:“哎哟,咱们遥儿也知道关心父母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种啊,古往今来都有。”

    赵介也笑道:“不过皇上是我们看着长大的,我想应该不至于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说,想到先帝,哎,也是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“爹娘可不可以不帮着皇上做事?”

    这是陆心遥最为关心的,只要不再帮着皇上,爹娘就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“你娘与故人有约,怕是抽不开身。

    而且,你爹娘也不是那种有危险就会退的人。”

    吴印拍拍她的肩膀,道:“你啊,别操这个心,你能想到的,他们又怎么可能想不到?

    放心吧,有应对之策。”

    尽管两位叔叔这么说了,陆心遥的心里依然无法放松,一路神情凝重的回来,刚进院子,随身婢女就告诉她娘正在她屋里。

    心遥赶紧进屋,就见她娘正在看她刺绣的作品,    “娘。”

    对于女子,萧真都疼在心里,只可惜她有太多的事,因此都由大哥和大嫂带大,心遥是三个孩子中长得最像她的,性子却完全不像她,大嫂把她养成了一个安安静静的闺秀。

    “遥儿,太后和皇上下了口谕,想让你进宫做皇后,但爹娘都觉得不妥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她怎么想的?

    陆心遥袖内的双手微微握紧,想到那日在暗道里听到的太后与皇帝之间的对话,还有方才吴印叔和赵介叔所说父母是抽不开身的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不愿,咱们就不进宫,放心,只要爹娘开口,太后不会强人所难。”

    萧真拉过女儿的手坐下,发现女儿的小手挺凉的,明明屋里的火炉旺得很:“怎么手这么冷?”

    “娘,我愿意进宫。”

    陆心遥轻轻的道,太后不会强人所难,心里必定是记着的。

    她要是进了宫,还可以注意着太后与皇帝的动静,也能间接的保护着爹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