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二九章 怎么不抢

念夫子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三少跟四少要来将军府并不用偷偷摸摸,所以只要在门口派人监视就能知道行踪。

    计方回也是从队友那知晓的。

    南城众没工夫自己来,但雇个人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他们几乎将双安城所有需要注意的人都记在了名单上。

    而这部分如今都由秋络锦负责。

    魏连筱确定他没有说谎后突然有点生气。

    因为魏队长从来不会告知自己的行踪,七星军校的队伍频道内冷冷清清。

    他情绪太明显,计方回忍不住道:“我记得那位朴夫人是申家旁支吧,你们七星战队里好像也有个队友姓申?”

    七耀的势力直白的说也很简单,所有权柄基本上都被七大世家把控。

    魏家虽然是七世家之首,但并不算拥有全部的话语权,各种计量也不少。

    七耀能出头的军校主力多半都是七世家的子弟,七星军校作为最强的一支战队自然更是收纳了所有精英。

    其中会有申家人很正常。

    虽然对方不一定会认得朴夫人,但跟八极星不同,七耀的关系还是很复杂的。

    魏连筱没那么多想法,闻言瞪了他一眼:“申学长没说过。”

    不过这对其他军校没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魏队长跟竹队长这个时候上门,要说跟大佬没关系,他们可不信。

    但要通过朴夫人管到朴将军头上怕是没可能。

    计方回都能看出来的事,他不觉得两位队长不清楚,但他们还是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朴家的少爷……啧。”

    计方回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,他们是怎么以为朴将军这么个天天不着家的态度,还能跟夫人的感情很好?

    但这些都不是重点。

    其他战队怎么折腾无关紧要,不能破坏他们的任务就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不过到了晚上,朴将军就派朱副官来找风久了。

    态度算得上客气,然而提出的要求就很让人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,他们脸真大啊!”

    朱副官一走,计方回就忍不住道:“还十架七级机甲?他怎么不抢呢!”

    因为朴将军提出的交易,所以三人又重获了自由。

    但看对方那架势,这机甲的钱怕是根本不想出,把他们当冤大头算计呢。

    连魏连筱都忍不住想翻白眼。

    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恶心人的将军。

    少年们是一点都不想在这多待,朱副官前脚离开,他们后脚就出了将军府。

    双安城的夜晚还是挺热闹的,只是因为今天军队的阵仗闹的有点大,所以大家都显得小心翼翼的,生怕触动了将军大人某根敏感的神经。

    起码这还是众人得罪不起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但也不至于说都说不得。

    所以几人在路上还是听到了一些讨论。

    只是朴将军捂的严实,外界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抽风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圣安么?”魏连筱问。

    除了圣安,他们也没去过其他地儿。

    但朴将军给的期限不多,在那之前他们基本上完不成任务,那就有些麻烦了。

    如果跟对方闹翻,那在双安城也很难继续任务。

    他们倒还好,只要伪装一下还能混过去,但大佬这职业本来就惹眼,想找到更好的出路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然而在两人眼里,风久依旧没什么焦躁紧张的情绪,一如既往的平静。

    计方回还想说什么,就见着从旁边的胡同里突然蹦出来一个人,嚣张的挡在他们前面。

    魏连筱一巴掌就糊了过去,被对方及时避过。

    谷司流伸手警告的指了指少年,然后灵活的躲到了风久身后。

    但因为不能说话,他所有的激动之情只能靠动作来表达,所以看起来格外奇怪。

    已经有好几个路人的视线忍不住瞟过来,看他的眼神像看智-障。

    那种帮助发声的仪器很多,而且并不贵。

    如今真正不能说话的人还没多少。

    只是教官给谷司流的任务非常彻底,根本不允许他借助仪器。

    那就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谷司流坚持了这么久已经快到极限,偏偏他的任务是在大家看来最简单的,如果失败,那队友就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坚持。

    原本想着到大佬身边就安全了,但他很快发现自己想错了。

    大佬身边安全是安全,只是跟在他身边的俩货太不是人了!

    计方回跟魏连筱没事干就致力于让谷司流开口。

    他们正没工夫去找其他军校生呢,有人自己送上门来怎么能放过。

    “小流流。”

    计方回哥俩好的架住他肩膀,谷司流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毫不留情的要将他胳膊掀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计方回实力比他强一分,所以没成功。

    更别说旁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魏连筱。

    “这次又给咱们送情报来了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们一定会将你的努力告知大家都,不能白花心思对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谷司流快要被他烦死了,废了好大劲才把人挣脱,紧忙去找风久告状。

    然而计方回比他速度还快,扯着嗓子就吼道:“大佬别听他的,他就是个内-奸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谷司流:“!!!”

    他还不是瞎说,他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次肯定还要淘汰掉一半队伍,御天军校要是表现的不好怕是就要出局了。”

    计方回理直气壮的道:“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,别想着让大佬给你开后门!”

    魏连筱闻言也道:“想都别想。”

    好气哦!

    谷司流想打人。

    但动手吃亏,谷司流还保有理智,立马扯出光幕快速的打字。

    大佬大佬,踹了这俩狗子,送队长私照哦~

    计方回不服:“就你有队长吗?我们不仅可以送私照,还可以送人!”

    “那我,我也……”魏连筱迟疑了一下,然后嫌弃道:“我们队长配不上大佬。”

    风久站在街边,看着三位少年吵成一团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他转头看向身后,街道阴暗的角落里有人对他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片刻后,缠到一起的三人就发现大佬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佬呢?”魏连筱惊疑的看向周围。

    风久离开,他们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。

    谷司流拽了拽歪掉的衣服,脸上也带着疑惑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三少跟四少要来将军府并不用偷偷摸摸,所以只要在门口派人监视就能知道行踪。

    计方回也是从队友那知晓的。

    南城众没工夫自己来,但雇个人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他们几乎将双安城所有需要注意的人都记在了名单上。

    而这部分如今都由秋络锦负责。

    魏连筱确定他没有说谎后突然有点生气。

    因为魏队长从来不会告知自己的行踪,七星军校的队伍频道内冷冷清清。

    他情绪太明显,计方回忍不住道:“我记得那位朴夫人是申家旁支吧,你们七星战队里好像也有个队友姓申?”

    七耀的势力直白的说也很简单,所有权柄基本上都被七大世家把控。

    魏家虽然是七世家之首,但并不算拥有全部的话语权,各种计量也不少。

    七耀能出头的军校主力多半都是七世家的子弟,七星军校作为最强的一支战队自然更是收纳了所有精英。

    其中会有申家人很正常。

    虽然对方不一定会认得朴夫人,但跟八极星不同,七耀的关系还是很复杂的。

    魏连筱没那么多想法,闻言瞪了他一眼:“申学长没说过。”

    不过这对其他军校没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魏队长跟竹队长这个时候上门,要说跟大佬没关系,他们可不信。

    但要通过朴夫人管到朴将军头上怕是没可能。

    计方回都能看出来的事,他不觉得两位队长不清楚,但他们还是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朴家的少爷……啧。”

    计方回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,他们是怎么以为朴将军这么个天天不着家的态度,还能跟夫人的感情很好?

    但这些都不是重点。

    其他战队怎么折腾无关紧要,不能破坏他们的任务就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不过到了晚上,朴将军就派朱副官来找风久了。

    态度算得上客气,然而提出的要求就很让人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,他们脸真大啊!”

    朱副官一走,计方回就忍不住道:“还十架七级机甲?他怎么不抢呢!”

    因为朴将军提出的交易,所以三人又重获了自由。

    但看对方那架势,这机甲的钱怕是根本不想出,把他们当冤大头算计呢。

    连魏连筱都忍不住想翻白眼。

    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恶心人的将军。

    少年们是一点都不想在这多待,朱副官前脚离开,他们后脚就出了将军府。

    双安城的夜晚还是挺热闹的,只是因为今天军队的阵仗闹的有点大,所以大家都显得小心翼翼的,生怕触动了将军大人某根敏感的神经。

    起码这还是众人得罪不起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但也不至于说都说不得。

    所以几人在路上还是听到了一些讨论。

    只是朴将军捂的严实,外界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抽风。

    “我们会圣安吗?”魏连筱问。

    除了圣安,他们也没去过其他地儿。

    但朴将军给的期限不多,在那之前他们基本上完不成任务,那就有些麻烦了。

    如果跟对方闹翻,那在双安城也很难继续任务。

    他们倒还好,只要伪装一下还能混过去,但大佬这职业本来就惹眼,想找到更好的出路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然而在两人眼里,风久依旧没什么焦躁紧张的情绪,一如既往的平静。

    计方回还想说什么,就见着从旁边的胡同里突然蹦出来一个人,嚣张的挡在他们前面。

    魏连筱一巴掌就糊了过去,被对方及时避过。

    谷司流伸手警告的指了指少年,然后灵活的躲到了风久身后。

    但因为不能说话,他所有的激动之情只能靠动作来表达,所以看起来格外奇怪。

    已经有好几个路人的视线忍不住瞟过来,看他的眼神像看智-障。

    那种帮助发声的仪器很多,而且并不贵。

    如今真正不能说话的人还没多少。

    只是教官给谷司流的任务非常彻底,根本不允许他借助仪器。

    那就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谷司流坚持了这么久已经快到极限,偏偏他的任务是在大家看来最简单的,如果失败,那队友就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坚持。

    原本想着到大佬身边就安全了,但他很快发现自己想错了。

    大佬身边安全是安全,只是跟在他身边的俩货太不是人了!

    计方回跟魏连筱没事干就致力于让谷司流开口。

    他们正没工夫去找其他军校生呢,有人自己送上门来怎么能放过。

    “小流流。”

    计方回哥俩好的架住他肩膀,谷司流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毫不留情的要将他胳膊掀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计方回实力比他强一分,所以没成功。

    更别说旁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魏连筱。

    “这次又给咱们送情报来了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们一定会将你的努力告知大家都,不能白花心思对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谷司流快要被他烦死了,废了好大劲才把人挣脱,紧忙去找风久告状。

    然而计方回比他速度还快,扯着嗓子就吼道:“大佬别听他的,他就是个内-奸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谷司流:“!!!”

    他还不是瞎说,他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次肯定还要淘汰掉一半队伍,御天军校要是表现的不好怕是就要出局了。”

    计方回理直气壮的道:“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,别想着让大佬给你开后门!”

    魏连筱闻言也道:“想都别想。”

    好气哦!

    谷司流想打人。

    但动手吃亏,谷司流还保有理智,立马扯出光幕快速的打字。

    大佬大佬,踹了这俩狗子,送队长私照哦~

    计方回不服:“就你有队长吗,还可以送人!”

    “那我,我也……”魏连筱迟疑了一下,然后嫌弃道:“我们队长配不上大佬。”

    风久站在街边,看着三位少年吵成一团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他转头看向身后,街道阴暗的角落里有人对他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片刻后,缠到一起的三人就发现大佬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佬呢?”魏连筱惊疑的看向周围。

    风久离开,他们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。

    谷司流拽了拽歪掉的衣服,脸上也带着疑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