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4章 与唐晶晶有关系(二更)

凌七七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唐立孝和唐立义见老张氏哭得伤心绝望,于是上前,打算将老张氏从唐立仁的墓碑上拉开。

    唐立义劝道,“娘,您这样子,三哥要是知道了,他会不安心的。”

    唐立孝也道,“娘,老四说得有道理,您起来吧。别哭得伤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唐立孝和唐立义两个却没有拉开老张氏,她仍然死死扒着唐立仁的墓碑,“他会伤心?他咋会伤心!以前就一直惹我生气,那时候我被他气了个半死,他还说以后会孝顺我,儿子该尽的孝,他肯定都会尽到。

    结果呢?老三居然走到我前头!?他咋忍心啊!他咋忍心啊!”

    老张氏说着双手握紧成拳,狠狠捶着唐立仁的墓碑,没片刻功夫,老张氏的手就被捶得血粼粼一片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唐立孝和唐立义见状,这才用了力气拉住老张氏,不再让老张氏自残下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拉过了老张氏,远远来了一行人。

    顾明卿定睛一看,那不是唐晶晶又是谁。

    好在唐晶晶还知道她来的是哪里,所以没穿鲜艳的衣裳,只是穿了一件淡蓝色的衣裳,上面没有一点花纹。唐晶晶的身后还跟着四个丫鬟,顾明卿敏锐发现唐晶晶身后的四个丫鬟,其中足足有三个都是好手。

    顾明卿眼神一闪,她猜,这四人指不定都是燕鸿给唐晶晶的。看来燕鸿对唐晶晶真的是非常上心啊。

    唐晶晶也看到了唐瑾睿和顾明卿,她眼神不禁开始闪烁漂移,有些不自在地跟唐瑾睿和顾明卿打招呼,“二哥,二嫂你们——你们回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唐瑾睿连看也不愿意看唐晶晶一眼。

    顾明卿却觉得有些奇怪,唐晶晶刚才的结巴是怎么回事?是心虚?还是不好意思面对她和相公?心虚什么呢?为什么不好意思面对她和相公?

    顾明卿可是知道唐晶晶的脸皮有多厚,能让她感到不好意思,抱歉的,会是什么呢?

    老张氏一见到唐晶晶,眼底顿时迸射出滔天的恨意,她挣开了一左一右拦着她的唐立义和唐立孝,疯了似的要上前跟唐晶晶拼命。

    “唐晶晶你个小贱人,你咋还没死!你咋还活着!要是早知道你个贱人会害死我的玉儿,我发誓,我一定早早弄死你!就是赔上我这条老命都在所不惜!”

    老张氏当然不可能靠近唐晶晶了,唐晶晶身后的四个丫鬟可不是吃素的,很快就拦住了老张氏。

    要不是唐晶晶吩咐不许对老张氏动手,她们怕是要狠狠教训老张氏一番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老张氏也差点被推倒,好在唐立孝及时扶住了老张氏。

    老张氏还没站稳,又想推开唐立孝,再去找唐晶晶报仇。

    唐立孝死死拉着老张氏,“娘!”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你放开我!我要跟唐晶晶这贱人拼命!我一定要弄死唐晶晶这贱人给玉儿报仇!”

    发疯状态下的老张氏可真不是好惹的,唐立孝一个大男人都有些辖制不住老张氏,还是赵氏和唐娇娇也上来帮忙,足足三个人才勉强控制住了老张氏。

    唐晶晶第一次没对老张氏产生厌恶,她知道老张氏心里在难受什么,她说道,“我知道你因为唐玉的死,心里很伤心很难过。其实,我对唐玉的死,心里也是有些伤心难过的。我可以发誓,我真的没想过让唐玉死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回应唐晶晶的是老张氏的不屑的冷哼。

    唐晶晶也不恼,继续道,“我真的只是在燕鸿的面前抱怨了一下,我从小在老宅的苦日子,我是真没想到燕鸿会对唐玉下手。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。原本我都打算跟燕鸿说,让那姓谈的娶了唐玉,好好对唐玉的。可是——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,唐玉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!你个杀千刀的贱人!你咋不去死啊!早知道你是这德性,早知道在你当初生下来后,我就直接弄死你!你个祸害,你个贱人!”老张氏因为唐立仁和唐玉的死,几乎是彻底发疯了!

    忽然,老张氏冷静下来,狐疑地上下打量唐晶晶,“等等,你这贱人干啥来老三的坟前?你个贱人才不会有这样的好心。是不是——是不是老三的死跟你有关系?”

    老张氏这会儿真是一针见血了,顾明卿的心里就一直在怀疑这件事。

    唐晶晶眼底闪过一丝心虚,对唐玉的死,她还可以说一句不知道,跟她没关系。可是对唐立仁的死,唐晶晶真的做不到。

    徐世恩就在燕鸿和唐晶晶的面前说着该怎么弄死唐立仁,然后让唐立仁给唐晶晶顶罪。唐晶晶虽然出言反驳过一次,但是到最后唐晶晶还是默认了。所以——

    老张氏顿时又骂咧咧起来,挣扎得愈发厉害,“果然又是你个贱人!你个贱人害死了老三,又害死了玉儿!你个贱人咋不把我老唐家所有的人都害死啊!老天爷啊!我到底是做错啥了,你让这么个丧门星投胎到我老唐家!”

    老张氏是真的想不通,她是偏心刻薄了一点,但是没做过啥丧尽天良的事啊!为啥要来一个唐晶晶,这贱人是要把老唐家所有的人都害死啊!

    唐瑾睿漆黑的眸子里仿佛藏了一把尖锐的刀子,死死盯着唐晶晶,那眼神令唐晶晶不寒而栗,一股凉意从脚底一直窜到头顶,让她恨不得立即拔腿跑开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怎么害死我爹的。”

    唐晶晶避开唐瑾睿的视线,心虚道,“二哥,我——”

    唐瑾睿拉着顾明卿站起来,突然冲着唐晶晶咆哮,“闭嘴!谁是你二哥!你唐晶晶早就被赶出唐家了。你跟唐家没有一丁点的关系。别再让我听到你喊我二哥。我恶心!”

    唐晶晶的心里,顿时难堪不已。要知道唐瑾睿以前从未对她如此不客气过。

    以前唐瑾睿对唐晶晶更多的是恶心,是无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唐瑾睿对唐晶晶就只剩下恶心和恨意了!
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是怎么害死我爹的!说啊!难道你是敢做不敢当?你这样的人还知道心虚?”

    唐瑾睿的话几乎将唐晶晶身上披着的皮彻底撕了下来,让她觉得难堪,但是因为心虚,唐晶晶也没法子开口辩驳什么。

    唐晶晶低着头,闷声道,“对三——不是,对你父亲的死,我很抱歉。可是你父亲到底已经死了。人死不能复生,再追究你父亲是怎么死的,这也没什么意义不是。”

    顾明卿被唐晶晶的话给气笑了,照唐晶晶话里的意思是,反正唐立仁死了,死都死了,那也没什么必要再追究了。追究也没用了?

    唐瑾睿更是被唐晶晶气得身子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唐晶晶没听到唐瑾睿的声音,以为唐瑾睿是把她的话听进去了,于是她继续说道,“那个,死去的人,已经离开这世上,什么也不知道了。咱们可以好好想想活着的人。”

    唐晶晶说着抬起头,看向唐瑾睿,“那个我知道官员是要丁忧守孝的。等你守完三年孝后,起复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。不过你不用担心,我会跟燕鸿说,保证你守完三年孝后,立马就能起复。

    其实唐大柱就很识时务,他如今已经是韩王府的属官了。燕鸿说了,只要他好好办事,以后还能继续往上升的。唐家以前也就是泥腿子,现在好不容易翻身,成了官家。我相信,要是——要是你们父亲在天之灵,也一定会感到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唐瑾睿忽然没了继续问唐晶晶什么的心了,因为他知道从唐晶晶的嘴里,是不可能得到答案的。

    “你滚。”

    唐晶晶被噎住了,她觉得她已经够宽容了,好说歹说,把她能想到的所有补偿的法子都用了,可为什么唐瑾睿还是这样的不近人情,一点也不愿意领她的好意呢?

    顾明卿要不是顾忌着此时双方武力差距有些大,她保管会上去狠狠弄死唐晶晶。

    顾明卿也是一刻都不想再跟唐晶晶待在一起,她会发疯的!

    因为唐晶晶在,没有一个人愿意继续待着了,恶心!

    当然离开前,唐瑾睿也警告唐晶晶离开,“以后不要再来我爹的坟地。我觉得恶心!你这样的人不配来祭拜我的爹。我爹看到你,只会觉得恶心,怕是连眼睛都闭不上!”

    唐晶晶被唐瑾睿的话说得难堪得不行,一张脸红了青,青了又黑。

    唐瑾睿回到唐家后,一直到下午,朱举人和丁氏来了。

    朱举人见到唐瑾睿,眼眶一红,“瑾睿,你爹在天之灵也希望你能好好的。你可不能因此而倒下,否则你爹怎么能安心啊。”

    朱举人也许久没见过唐瑾睿了,只是他没想到再见唐瑾睿他竟会如此的瘦削,与其说是穿衣,不如说是衣服在穿人。瞧着真的是令人心酸。

    面对朱举人的关心,唐瑾睿点点头,“师傅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我还有父仇未报,母亲怀着身孕,也需要我照顾。我要做的事情很多,我不会倒下的。”

    朱举人见唐瑾睿的脸色虽然不好,但是眼底的光芒没有消散,可见他是心里有数的。

    朱举人接着叹气,“瑾睿啊,你父亲的死因,想来你心里也有点数了。”

    唐瑾睿的眼底闪过深刻的恨意,“是,我知道,跟韩王府有关系。不过今天我又知道了一点,跟唐晶晶也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对唐晶晶,朱举人是知道的,不过他不懂唐立仁的死怎么跟唐晶晶扯上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瑾睿啊,你的杀父仇人可以说是位高权重。以你如今的身份地位想要报仇,怕是很难。你可万万不能把自己给搭进去。”

    唐瑾睿点头,“师傅放心,我有自知之明。现在的我,还没有报仇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朱举人抬手拍了拍唐瑾睿的肩膀,“瑾睿,师傅知道你心里难受,但是师傅没本事,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唐瑾睿面对朱举人时,嘴角微微向上牵起,摇了摇头道,“师傅,您已经帮了我很多了。如果不是您,我怕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知晓爹的死。”当然,可能那时候苏劲松那儿已经查到了。

    “那信是你万师兄送给你的。我没那么大的本事。对了,你万师兄说了,要是你想知道你父亲的详细死因,可以去明安府找他。你师兄会给你一个答案的。”

    唐瑾睿点点头,“我会去的。这两日,我就会启程去明安府找万师兄。”

    唐瑾睿留朱举人和丁氏用晚膳,但是两人没留下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晚上,唐瑾睿和顾明卿躺在床上,两人都没有什么睡意,心里存着事,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唐瑾睿忽然开口,“娘子,你没睡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唐瑾睿又道,“娘子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唐晶晶。相公,你呢?你又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唐瑾睿也回答,“娘子,我跟你想到一块儿去了,我也在想唐晶晶。”

    “相公,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?我在想我当初怎么没弄死唐晶晶呢?我后悔,我真的好后悔。”

    都说一山不容二虎,除非一公一母!

    顾明卿想,她和唐晶晶两人也是不能共存的,她和唐晶晶都是穿越女,而且都是女的,她们两个之间只能活一个。顾明卿今日在知道唐立仁的死和唐晶晶有关系后,她心里的悔恨真是将她彻底淹没,她那时候怎么没在唐晶晶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弄死她呢?

    唐瑾睿一愣,沉默片刻才缓缓开口,“娘子,我也恨唐晶晶。但是你这话就有失偏颇了。唐晶晶一开始除了脑子有点不正常,她也没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。就是后面——那样的情况下,你怎么可能弄死唐晶晶呢。”

    顾明卿将手贴在额头上,声音难掩疲惫,“相公,你不懂。我应该一早就弄死唐晶晶的。不是应该,而是必须。我真的是太后悔了。”

    顾明卿一开始只是冷眼看着唐晶晶作,因为觉得跟她没关系。后来见唐晶晶害死了程桃花母女,杜大壮的母亲包氏。她也只是厌恶唐晶晶,然后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,帮了杜大壮一把。

    顾明卿唯一没想到的是她的至亲也会被唐晶晶给害死!其实事情是预兆的!就唐晶晶这样作天作地,自以为是的穿越女,她做出什么都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不说在唐晶晶刚穿越的时候弄死她,顾明卿该在唐晶晶第一次害人命的时候就该弄死她!谁知道唐晶晶下一个害死的人会是谁呢?谁也无法预料。

    唐瑾睿还是有些不明白顾明卿的意思,稍微想了想,就将事情抛下了。

    “娘子,别多想了。事情过去就是过去了,要是早知道唐晶晶会害死爹,我当时也一定会想法子弄死她。不过世上没有那么多的早知道。咱们该看的是以后。”

    对,以后。的确是该看以后。

    顾明卿眼底闪过一丝令人胆颤的寒光,冷声开口,“相公,你说我们现在弄死唐晶晶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几乎是顾明卿的话一落下,唐瑾睿的声音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首先弄不死。再者,唐晶晶的身后有燕鸿。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唐晶晶身后有燕鸿。燕鸿就是一个庞然大物,我们目前没法子跟燕鸿作对。相反燕鸿却是能弄死我们。

    当然,燕鸿要弄死我们,也不是那样轻易的。燕鸿也是要付出代价的。燕鸿的心里也是有顾忌的。不过唐晶晶要是死了,可能燕鸿就会发狂。一个为爱疯狂的男人会做出什么,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不想知道燕鸿会做出什么。因为我不敢赌,可能是娘,也有可能是娘子你,你们都是我最亲最亲的人了。我不能失去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。

    娘子,你说我是不是太没用了?你会不会看不起我?”

    顾明卿伸手,抓住唐瑾睿的手,眼底似有泪光闪烁,“我怎么会看不起你。我知道相公你的心里有多苦,我知道你是为了娘和我才忍着。”